加入对话

9条评论

  1. 了解世界的黑暗与绝望,却从不放弃,并以悲天悯人之心去关怀所有不幸的人。
      这才是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的真正原因,这才是人类最为崇高的道德与情感。

  2. 所以事实证明,越复杂的政策,空子就越多,越难以执行,王安石就大体如此。一条鞭法虽然看似简单,却是最高智慧的结晶,正如那句老话所说:
      把复杂的问题搞简单,那是能耐。
      张居正和他的一条鞭法就此名留青史,并长期使用,而那三座大山也一直没动窝。雍正时期实行摊丁入亩,将人头税归入田赋,才算化三为二(实际上一点儿都没减,换了个说法而已)。徭役直到解放后才正式废除,而历史最为悠久的田赋,也就是所谓的农业税,前几年也终于得以停征。
      社会主义好,这是个实在话。

  3. 一个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政策就此诞生,而它的名字,就是此句中的两字——考成。
      这就是张居正改革的第二大举措——考成法。
      如果你不知道考成法,那很正常,但如果你没有被考成法整过,那就不正常了,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个考成大致就相当于今天的考勤。
      张居正搞出了一整套制度,但他很清楚,制度是次要的,执行是主要的,指望自己手下这群懒汉突然良心发现,辛勤工作,那是天方夜谭。
      所以经过反复思索,张大学士想出了这个绝妙的办法,具体说来就是记账。比如一个知府,每年开初就把要完成的工作一一列明,抄录成册,自己留一份,张居正那里留一份,到了年底一对,如果发现哪件事情你没做,那就恭喜你了,收拾东西准备去县城吧。
      如果你到了县城依然如此,对你的处分也依然如此,直到捆被子滚蛋为止。
      该法令适用范围近似于无穷大,从中央六部到边远山区,如不照办,一概都照章处理。
      按照以往的规律,新官上任三把火,雄心勃勃一回,烧完之后该干吗就干吗,所以有些官员也不在意,以为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。可他们把牙咬碎,也没等到完事的那一天。
      张居正这次是动真格的,真格到了有点儿恶心人的地步。比如万历三年(1575),有人反映,赋税实在太难收,你说收十万就十万,遇到歉收,你让我去哪儿淘银子?
      事实证明,张学士还是很民主的,很快,他就颁布规定,从今以后地方赋税,只要收到一定数量,就算没收全,也可以不处分。
      但指标下来了,大家都高兴不起来,因为这个“一定数量”是九成。
      这明摆着是把大家涮着玩,我能收到九成,还用叫苦吗?然而,张先生用行动告诉大家,收不收得到,那是你的事;处不处分你,那是我的事。
      第一个当火锅底料的,是山东的一群难兄难弟,运气实在不好,死收活收就是没收全。更可笑的是,其中有位仁兄,赋税收到了八成八,还是被咔嚓一刀,全部集体降级。
      于是从此以后,官员们一改往日作风,认真干活,兢兢业业,只求年底弄个考核合格,那就菩萨保佑了,工作效率也得以大幅度提高。
      当然了,考成法能够实施,那还要靠张居正,要知道这位兄弟当年也是一路混过来的,朝廷里那些歪门邪道、贪污伎俩,他都清清楚楚。想当初他老人家捞钱的时候,下面这帮小年轻还在啃烧饼。如今最滑的老滑头当权,谁敢跟他玩花样。
      以上就是考成法的主要内容。但并非全部内容,因为事实上,张居正相当狡猾,在那封信中,他还偷偷夹杂了一句极为重要的话,以实现他的个人目的。这句话很不起眼,却是他死后被人清算的真正原因。

  4. 打完了四个人的屁股,却打不完是非。此后攻击张居正的人有增无减,什么不回家奔丧就禽兽不如之类的话也说了出来。骂来骂去,终于把皇帝骂火了。
      虽然才十五岁,但皇帝大人已经是个明白人了。他看得很清楚,那些破口大骂的家伙除了拿大帽子压人外,什么也没干过,而一直勤勤恳恳干活的张居正,却被群起而攻之,天理何在?!
      敢跟我的张先生(皇帝的日常称呼)为难,废了你们!
      万历皇帝随即颁布了自他继位以来,最为严厉的一道命令:
      胆敢再攻击张居正夺情者,格杀勿论!
      事实证明,在一拥而上的那群人中,好汉是少数,孬种是大多数,本来骂人就是为了个人利益,既然再骂要赔本(杀头),那就消停了吧。
      张居正又一次获得了胜利,反对者纷纷偃旗息鼓,这个世界清静了。
      但他的心里很清楚,这不过是表象而已。为了改革,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国家,他做了很多事,得罪了很多人,一旦他略有不慎,就可能被人打倒在地,永不翻身,而那时他的下场将比之前的所有人更悲惨。
      徐阶厌倦了可以退休,高拱下台了可以回家,但他没有选择。如果他失败了,既不能退休,也不能回家,唯一的结局就是身败名裂,甚至死无葬身之地。
      因为徐阶的敌人只是高拱,高拱的敌人只是他,而他的敌人,是所有的人,所有因改革而利益受损的人。
      是啊,张居正先生,你为什么要这么闹腾呢?你已经爬上了最高的宝座,你已经压倒了所有的人,你可以占据土地、集聚财富、培养党羽、扶植手下,只要你不找大家的麻烦,没有人会反抗你,也没有人能反抗你。
      但你偏偏要搞一条鞭法,我们不能再随意鱼肉百姓;你偏偏要丈量土地,我们不能随意逃避赋税;你偏偏要搞什么考成法,我们不能再随意偷懒。
      大家都是官员,都是既得利益者,百姓的死活与我们无关,你为什么要帮助他们、折腾我们呢?
      因为你们不明白,我和你们不同。
      我知道,贫苦的百姓也是人,也有父母妻儿,也想活下去。
      我知道,我有极为坚强的意志,我的斗志不会衰竭,我的心志不会动摇,即使与全天下人为敌,我也决不妥协。
      我知道,在几十年之后,你们已经丢弃了当年的激情壮志。除了官位和名利,你们已别无所求,但我不同。
      因为在历经无数腥风血雨、宦海沉浮之后,我依然保存着我的理想。
      我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公理和正义。
      我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人,无论贵贱,都有生存的权利。
      这就是我的理想,几十年来,一天也不曾放弃。
      这就是张居正,一个真正的张居正。
      在对他的描述中,我毫不避讳那些看上去似乎不太光彩的记载:他善于权谋,他对待政敌冷酷无情,他有经济问题,有生活作风问题,这一切的一切,可能都是真的。
      而我之所以如实记述这一切,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简单而重要的事实:张居正,是一个人,一个真实的人。
      在这个世界上,最猛的人,应该是超人同志。据说他来自外星球,绕地球一圈只要几秒;捏石头就像玩泥巴,还会飞,出门从不打车,也不坐地铁;总在电话亭里换衣服,老穿同一件制服,还特别喜欢把内裤穿在外面;平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拯救地球,每年至少都要救那么几次,地球人都知道。
      然而没有人认为他很伟大,因为他是超人。
      超人除了怕几块破石头外,没

  5. 有任何弱点和缺点,是无所不能的,他压根儿就不是人。
      张居正不是超人,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,从小熟读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挑灯苦读,是为了混碗饭吃,进入官场;参与权力斗争,拉帮结伙,是为了保住官位;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俗人。
      然而,正是这个真实的人,这个俗人,在权势、地位、财富尽皆到手的情况下,却将枪口对准了他当年的同伴,对准了曾带给他巨大利益的阶层。他破坏了规则,损害了他们的利益,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——国家,以及那些和他毫不相干的平民百姓。
      所以我没有详写张居正一生中那些为人津津乐道的情节,比如整顿官场,比如惩办贪官,比如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,再比如他也曾严词拒收过贿赂、制止过亲属的腐化行为,在我看来,这些情节并不重要。
      只有当你知道,他是一个正常人,有正常的欲望,有自己的小算盘,有过犹豫和挣扎,有过贪婪和污点,你才能明白,那个不顾一切、顶住压力坚持改革的张居正,到底有多么的伟大。
      所有的英雄,都是平凡的人。
      千回百转,千锤百炼,矢志不改,如此而已。

  6. 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复仇故事,在真相揭开前,张四维已隐忍了太久。
      张四维,字子维,山西蒲州人,嘉靖三十二年进士。看起来,这不过是份普通的官僚记录,但实际上,他的背景要比想象中复杂得多。
      张四维的父亲,叫做张允龄,是一名普通的山西商人,不算什么人物,但他母亲王氏却不同凡响——王崇古的姐姐。
      也就是说,张四维是王崇古的外甥。之前已经说过,朝廷实力派人物杨博也是山西人,而且他的儿子娶了王崇古的女儿,也就是说,杨博的儿媳妇是张四维的表妹。看上去比较复杂是吧,后面还有。
      后来张四维生了两个儿子,一个叫张甲徽,一个叫张定徽,他们两个几乎同时结婚,老婆却是亲姐妹——杨博的两个孙女。
      什么叫特殊利益集团,相信你已经明白了。
      王崇古是宣大总督,杨博是兵部尚书(后改吏部尚书),位高权重,却并非张居正的人,还经常对他颇有微辞。舅舅和亲家都这样,张四维的立场自然也差不多。
      当然,张四维的这些路数张居正都很清楚,所以早在万历三年(1575),他就推荐张四维进入内阁,成为了大学士,也算是先下手为强,卖个人情。
      然而这一次,他终于犯了一个错误,一个他的老师曾经犯过的错误。
      十年前,徐阶推荐高拱入阁,认为能卖高拱一个人情;十年后,张居正也这样想。
      但事实上,张四维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,在这个人的心中,还隐藏着一个更深的秘密。
      五年之前的那一天,殷士儋大闹内阁,要和高拱单挑,张居正劝架,却也挨了骂。正是在这场闹剧中,张居正坚定了除掉高拱的决心,但与此同时,他似乎也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——为什么殷士儋会在那一天突然发作?
    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就在那一天之前,殷士儋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:高拱准备赶走他,换一个人入阁。实在是忍无可忍,殷学士鱼死网破,这才算雄起了一回。
      而那个由高拱安排、入阁顶替殷士儋的人,正是张四维。
      对于这份五年之后迟到的邀请,要他感恩戴德,实在比较困难。
      好了,这起迷案就要水落石出了,我们现已掌握了如下四点:
      一、王崇古与高拱关系紧密,他的职务是由高拱推荐的。
      二、张居正准备解决高拱之时,杨博曾亲自上门,为高拱求情。
      三、张四维是王崇古的外甥,也是杨博的亲家。
      四、高拱曾推荐张四维入阁,以取代不听话的殷士儋。
     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
      张四维是高拱的亲信,一个由始至终、极为听话的亲信。
     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当张居正联合冯保赶走高拱的时候,一道阴冷的目光正投射在他的背后。
      当然,自信的张居正是绝对不会在意的,在得意的巅峰,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。于是当内阁缺少跑腿的人时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张四维,那个看上去极其温顺听话的张四维。
      之后的一切,就是顺理成章了。张居正活着,他无能为力,现在人死了,该是行动的时候了。
      万历十一年(1583),陕西道御史杨四知突然发难,上书弹劾张居正十四大罪。就如同预先彩排过一样,原先忠心耿耿、言听计从的诸位大臣一拥而上,把张居正从五六

  7. 岁到五十六岁的事情都翻了出来,天天骂、日日吵,唯恐落后于人。
      眼见群众如此配合,万历自然也不客气,立刻剥夺了张居正的太师等一切职务,并撤销了他“文忠”的谥号。之后不久,万历更进一步,抄了张先生的家。
      之所以搞抄家,原因只有两个,愤怒,以及贪婪。
      在万历小时候,张居正经常对他提出一个要求——勤俭。每年过年的时候,万历想多摆几桌酒席,张居正告诉他,国家很困难,应该节俭,万历表示同意。皇帝进出场合多,万历想多搞点儿仪仗,显显威风,张居正告诉他,这些把戏只会浪费国家资源,搞不得,万历表示同意。
      在张居正死前,无论万历对他有何不满,也就是个工作问题,然而随着检举揭发的进一步进行,皇帝大人惊奇地发现,原来张先生的日子过得很阔,不但好吃好喝,而且出门阔气无比,还有顶三十二个人抬的轿子。
      让我省吃俭用,你自己过舒坦日子?还反了你了!
      在愤怒之后,就是贪婪了,毕竟皇帝陛下也要用钱,被卡了这么多年,不发泄实在对不起自己,抄家既能出气,又能顺便捞一把,何乐而不抄?
      万历十一年四月,抄家正式开始。
      其实说起来抄家也没啥,抄家的人家多了去了,倒霉了就抄家,抄完拉倒,今天你抄我,明天我抄你,世道无常,习惯了就好。
      但是张家的这次抄家,却并非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,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惨剧,是惨无人道的人间地狱。
      四月底,司法部副部长丘橓由北京出发,前往张居正的老家荆州抄家。本来也没什么,人到了就抄好了,可是破鼓总有万人捶,对广大官员们而言,看见人家落井,不丢一块石头下去,实在是件太难的事情。
      原先毕恭毕敬的地方官听说张居正倒了台,为了在抄家中争取一个好的表现,竟然提前封住了张家的门,不准人转移财物。
      这么一搞,不但财物没能转移,连人也没转移,因为张家的几十口人还躲在家里,又没有粮食。但这似乎不关地方官的事,于是等丘部长抵达,打开门的时候,他看见的,是十几个已经饿死的人和几十个即将饿死的人。
      没关系,饿不死的,抄家也可以抄死你。
      经过几天的抄家统计,从张居正家中共抄出黄金上万两、白银十多万两。如此看来,张居正在搞政治的同时,也没少搞经济,但总的来说,还不算太过分,和他的前辈严嵩、徐阶比起来,也算是老实人了。
      没办法,大仇未报,人家本来就是冲着人来的,很快就传出消息,说张居正家还隐藏了二百万两白银,不抄出来誓不罢休。于是新一轮运动开始,先是审,审不出来就打,打得受不了了,就自杀。
      自杀的人,是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,但在死前,他终于发觉了那个潜伏在幕后的仇人,并在自己的遗书中发出了血泪的控诉:
      “有便,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,今张家事已完结,愿他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!”
      所谓张凤盘,就是张四维;所谓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,相信读过书的都能明白,这是一句骂人的话,还顺道拉上了万历。
      这就是张敬修临死前的最后一声呐喊。
      但张敬修不会想到,他这一死,不但解脱了自己,也彻底解脱了张居正,以及所有的一切。
      张敬修一死,事情就闹大了,抄家竟然抄出了人命,而且还是张居正的儿子,实在太不像话。恰好张四维两个月前死了爹,回家守制去了,他这一走,原先的内阁第二号人物申时行,就成为了朝廷首辅。
      这位仁兄还比较正派,听说此事后勃然大怒,连夜上书要求严查此事。万历也感觉事情有点儿过了,随即下令不再追究此事,并发放土地,供养张居正的母亲家人。

  8. 事情终于解决了,万历的仇报了,他终于摆脱了张居正的控制,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力。张四维的心愿也已了结,他在家乡守孝两年,即将期满回朝之际,却突然暴病身亡。厚道的人说他死得其所,不厚道的人说这是干了缺德事,被张居正索了命。
      无论如何,仇恨与痛苦,快乐与悲伤,都已结束。
      在之前的文章中,我曾经写过无数个人物,有好人,也有坏人,而张居正,无疑是最为特殊的一个。
      他是一个天才,生于纷繁复杂之乱世,身负绝学,以一介草民闯荡二十余年,终成大器。
      他敢于改革,敢于创新,不惧风险,不怕威胁,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。他也有缺点,他独断专行,待人不善,生活奢侈,表里不一,是个道德并不高尚的人。
      一句话,他不是好人,也不是坏人,而是一个复杂的人。
      但在明代浩如烟海的人物中,最打动我的,却正是这个复杂的人。
      十年前,当我即将踏入大学校园时,在一个极为特殊的场合,有一个人对我说过这样一番话:
      你还很年轻,将来你会遇到很多人,经历很多事,得到很多,也会失去很多,但无论如何,有两样东西,你绝不能丢弃,一个叫良心,另一个叫理想。
      我记得,当时我碍于形势,连连点头,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句话的真实含义。
      一晃十年过去了,如他所言,我得到了很多,也失去了很多,所幸,这两样东西我还带着,虽然不多,总算还有。
      当然,我并不因此而感到自豪,因为这并非是我的意志有多坚强,或是人格有多高尚,唯一的原因在于,我遇到的人还不够坏,经历的事情还不够多,吃的苦头还不够大。
      我也曾经见到,许多道貌岸然的所谓道学家,整日把仁义道德放在嘴边,所作所为却尽为男盗女娼之流。
      我并不愤怒,恰恰相反,我理解他们,在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之间,他们选择了前者,仅此而已,虽不合法,却很合理。
      我不知道,是否所有的人在历经沧桑苦难之后,都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。
      直到我真正读懂了张居正,读懂了他的经历、他的情感,以及他的选择,我才找到了一个答案,一个让人宽慰的答案。
      他用他的人生告诉我们,良知和理想是不会消失的,不因富贵而逝去,不因权势而凋亡。
      不是好人,不是坏人,他是一个有理想、有良心的人。
      〖张居正,字叔大,嘉靖四年(1525)生,湖广江陵人。
      少颖敏绝伦,嘉靖十八年(1539)中秀才,嘉靖十九年(1540)中举人,人皆称道。
      嘉靖二十六年(1547),成进士,改庶吉士,授翰林编修。徐阶辈皆器重之。
      嘉靖四十一年(1562),徐阶代嵩为首辅,倾心委于张居正,信任有加,草拟遗诏,引与共谋。
      隆庆元年(1567),张居正四十三岁,任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,加少保兼太子太保,进入内阁。
      隆庆六年(1572),隆庆驾崩,张居正引冯保为盟,密谋驱逐高拱,事成,遂代拱为内阁首辅。
      万历元年(1573),张居正主政,推行考成法,整顿官吏,贪吏闻风丧胆。政令传出,虽万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。
      万历六年(1578),丈量天下土地,推行一条鞭法,百姓为之欢颜,天下丰饶,仓粟充盈,可支十年有余。
      万历十年(1582)六月,张居正年五十八岁,去世,死后抄家。长子自尽,次子充军。〗
      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
      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
      世间已无张居正。

  9. 你还很年轻,将来你会遇到很多人,经历很多事,得到很多,也会失去很多,但无论如何,有两样东西,你绝不能丢弃,一个叫良心,另一个叫理想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