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贤

李贤奉诏进宫议事,从朱祁镇口中听到这句话时,他立刻意识到,完成最后一击的时刻来到了。
  他突然故作神秘地说道:“不瞒陛下,当初也曾有人劝我参与夺门,可是我拒绝了。”
  “什么!”朱祁镇顿时大为意外,他马上厉声追问,“那你为何不参加呢?”

李贤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因为即使不夺门,皇位依然是陛下的(天位陛下固有),既然如此,又何必夺呢?”
  朱祁镇糊涂了,这是什么意思?不夺门我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皇位呢?
  他满腹狐疑地看着李贤,等待着他的答案。
  其实从夺门之变发生的那一天起,李贤就已看穿了这场所谓的政变的真相,他很清楚,这其实只是一个投机者的骗局,但当时由于一个关键问题尚未解决,他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,现在时候到了。
  因为解决那个关键问题的,就是朱祁镇与襄王的那一次会面。
  正是在这次会面中,朱祁镇知道了所谓藩王进京继位是子虚乌有的事情,他十分生气,却没有意识夺门之变的伪装已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被彻底揭去,直到李贤为他解开这个谜团。
  李贤带着狡黠的笑容说出了他的谜底:“陛下难道还不明白吗,如果景泰(朱祁钰)一病不起,陛下即使身处南宫,天下也必然为陛下所有啊!”
  朱祁镇沉思良久,这才恍然大悟!
  他终于知道了其中的奥妙。
  如果诸位还不明白,那么就让我来解释一下这个谜团的开始和结束,下面探案开始:
  开端就是徐有贞的那句“不杀于谦,此举无名”,如果细细分析,就会发现,这句话很不简单,徐有贞之所以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,是基于两个前提。
  前提一:朱祁钰已经一病不起,可能很快就会驾崩,他也没有儿子,到时皇位必然空缺。(此为事实)
  前提二:于谦准备拥立外地藩王进京继位。(此为徐有贞编造)
  于是徐有贞就此得出了一个理所应当的结论:夺门有功,谋反无罪。
  当年如果不是我们夺门,让你继承皇位,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凉快呢!
  当年的朱祁镇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于谦才会被认定为反面典型,而“还乡团”却大受重用。
  然而,两年之后的李贤却用事实戳破了这个看似合理的逻辑陷阱。
  前提一依然存在:朱祁钰没有儿子,死后皇位必然空缺。
  但事情到这里发生了变化,因为前提二已经被事实驳倒了,那么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便浮出了水面——皇位到底会属于谁呢?
  而当你列出所有的可能性后,就会发现,李贤的话是对的,天下非朱祁镇莫属!
  首先由于朱祁钰没有儿子,他这一支已经不可能继承皇位,其次皇族的其他成员(如襄王)继位也已被证明是子虚乌有,那么就只剩下了两个可能性:
  一、朱祁镇复位。这对于朱祁镇而言自然是最好的结局。
  二、沂王朱见深继位,他是朱祁镇的儿子,原本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,更为重要的是,他当年(1457)只有十岁,而维护朱祁镇的孙太后也还在世,所以皇位传给了朱见深,也就是给了朱祁镇。
  谜团终于解开了,朱祁镇这才明白,这场所谓的夺门之变真正的受益者并不是他,而是那些“还乡团”。
  李贤看见朱祁镇已经醒悟,便趁势又点了一把火:
  “石亨那些人说是迎驾还勉强可以,怎么能说是夺门呢?!天下本就是陛下的,何必要夺!幸好事情成功了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事情失败了,他们那几条烂命没了也就算了,可陛下怎么办呢(朱祁钰还活着呢)?
  “如果景泰就此去世,陛下顺利继位,石亨等人便没有丝毫功劳,他们拿陛下冒险,只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啊!”
  真正是岂有此理!
  被忽悠了几年的朱祁镇顿时火冒三丈,他立刻召集群臣,下达诏令:今后但凡奏折一律不准出现“夺门”二字,违者严惩不贷!那些冒功领赏的人,趁早自己出来承认领罚,不要等我亲自动手!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