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先

八月二十一日,也先挟持着朱祁镇开始了他的“撞门”计划。   也先首先到达的地方是宣府,这也是他以前经常来的地方,当然,每次迎接他的不是礌石就是弓箭。   但这次不同了,我手里有大明皇帝。   志得意满的也先胁迫朱祁镇,发出了命令,要宣府守军开门。   开门自然是引狼入室,但皇帝(当时还是)下了命令,不开门似乎又于理不合。   杨洪会如何应对呢?   城内守军(实际上就是杨洪)的应答实在大出也先的意料。   “天色已晚,不敢开门(天已暮,门不敢开)!”   这就是杨洪的智慧,典型的外交辞令,管你是谁叫门,我只当不知道,反正政策规定晚上不能开门,如果有何意见,可以向本人上级部门(具体说来是兵部)投诉反映。   也先气得鼻子冒烟,接着胁迫朱祁镇,命令杨洪亲自出面说话。   这也是一着狠棋,杨洪无论怎么嚣张,真的见了皇帝,也不敢当面违抗命令。   可是城里的回答差点让也先从马上摔下来。   “杨洪出差了(镇臣杨洪已他往)!”   我相信,此刻的也先是十分痛苦的,这种痛苦并不在于他没有能够攻克宣府,而是因为他又被杨洪耍弄了一番。   杨洪真的出差了吗?自然没有,此时,他正手持宝剑,一边站在城下指挥城上的士兵答话,一边厉声对士兵下令:“出城者斩!”   也先就此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   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!出发,去大同!   可是郭登也不是省油的灯啊。   到达大同之后,也先吸取了教训,直接命令朱祁镇找郭登说话,朱祁镇在胁迫之下,只能让人传话,让郭登开门。   郭登不开门。   一来二去没了结果,朱祁镇只好派人传话说:“我与郭登有姻亲关系(朕与登有姻。注:此处待查),为何如此拒我啊。”   朱祁镇也真是没办法了,估计刀已经架到了脖子上,连这样的话也说出来了。   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,郭登还能毫无反应吗?   郭登确实有了反应,不过是个比较强烈的反应:   “臣奉命守城,其他的事情不知道(不知其他)!”   于是,也先又一次被无情地拒绝了。   郭登,你好样的,算你狠,今天先回去,下次再来!

加入对话

3条评论

  1. 郭登的大同他是不敢再去了,毕竟这位仁兄已经撕破了脸,所谓“不知其他”言犹在耳,去了无异于自取其辱。
      还是去宣府吧。
      可是事实证明,杨洪也是个软硬不吃的人,前后去了三次,都被赶了回来。到后来,也先便胁迫朱祁镇写信给杨洪,让他开门。
      可是杨洪做得更绝,他收到信之后,连看也不看,就加上封印,派人送给京城的朱祁钰,而朱祁钰给他的答复是:“这些都是假的,今后收都不要收(伪书也,自今有书悉勿受)!”
      说你假,你就假,真的也是假的。

  2. 据说以前曾有一些餐馆会在门前挂上一块牌子,写着“明日吃饭不要钱”七字。
      当然,这些饭馆绝对不是慈善机构,因为那块牌子上的日期永远都是“明日”两个字,而这个明日是永远不会到来的,如此做法不过是拿穷人开心而已。
      历史已经证明,也先的这个明日最终也没到来。他又被耍弄了一回,但这次耍弄他的不是杨洪,而是命运。
      六天后的也先可能会奇怪,自己的兵力强过土木堡之时数倍,且士气高涨,士兵强悍,最终为什么会失败?
      当然,当时的也先是意识不到这些的,毕竟到目前为止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,他绝对想不到,自己前进的步伐和恢复大元的梦想将在这里被一个人终止。
      一个有勇气的人。

  3. 他始终无法理解的是,自己的军队装备精良,士气高涨,士兵强悍,而对手则是主力被歼灭,装备不全,士气低落,士兵也是临时召集的预备队,毫无经验可言,这样的实力对比,无论用什么方法预测和计算,哪怕是搞民意调查,自己也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失败的。
      然而事实是,他失败了。
      在那座看似岌岌可危的城池中,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守军,顽强地对抗着他,而击败自己,创造奇迹的正是这种力量。
      这种力量,我们称之为勇气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